yabo亞博88|亞博體育娛樂_萬向雲區塊鏈科技

      你關心的區塊鏈是真正的區塊鏈嗎?

      2018-03-19

      區塊鏈的發展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可以極大地變革商業模式、生産關系等,獲得商界和國家層面力挺,但是行業目前仍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市面很多項目都隻是蹭熱點、賺眼球,尚沒有出現真正的剛需産品和需求。民衆們不應該聽信噱頭,盲目跟風,現在距離區塊鏈技術改變世界仍非常遙遠。

      近年來,區塊鏈可謂是風頭極盛,其“周邊産品”大大受惠。以區塊鏈技術爲基礎的比特币,其币值暴漲被認定是區塊鏈價值的外在體現。作爲目前爲止區塊鏈最成功的應用,2017年元旦後,比特币價格突破1000美元/枚,到12月時一度達到接近20000美元/枚的記錄高位,部分平台報價甚至突破20000美元。據稱,中國比特币的投資人數超百萬,在中國,比特币的持有量僅占全球總量的7%,但成交量卻是國外的數倍,交易量占全球的八成以上,投機心理極爲強烈。

      虛拟貨币價格飙升,因此衍生一種新的互聯網融資模式ICO,據有關數據統計,僅2017年上半年國内ICO累計融資規模就達26.16億人民币,但90%項目都不靠譜,有相當一部分人打着虛拟貨币名義進行傳銷詐騙。因此監管在2017年9月出台政策封殺ICO,關閉國内的比特币交易所。

      而用于挖掘這一以區塊鏈爲底層技術的比特币的“礦機”,引發“中國制造”力量再度出手。在過去幾年,各式礦機的設計和生産都被中國牢牢握住,世界排名前三的數字貨币礦機生産商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科技,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額——這三家公司都是中國人創辦的。“中國電子第一街”深圳華強北奇迹依舊,隻不過這次故事的主角從手機變成了礦機。

      區塊鏈媒體迎來了春天,成爲了區塊鏈行業的小風口。近兩月,區塊鏈媒體不斷爆出融資,很多媒體尚未成立或隻是個粉絲不多的小號就已經完成了融資。最典型的例子是,某一媒體成立僅26天,已經完成了A輪融資,估值1.5億元。非常多傳統科技媒體、産業媒體都加入了區塊鏈媒體創業陣營,大多都推出區塊鏈小號。據有關數據統計,去年年底已經出現了200多家區塊鏈媒體、公衆號。甚至有傳聞,多家區塊鏈媒體開出10萬/篇(點擊量不到200)的軟文報價,據稱,區塊鏈頭部媒體月收入峰值高達2000萬至3000萬。目前雖有所回落,但依然能有1000萬至1500萬,其中一大部分便與有償新聞相關。這些媒體收入的大頭來自推薦項目ICO,從中獲取高昂服務費,最高可達募資額的40%至50%。

      區塊鏈遊戲“火”得一塌糊塗。百度2月4日在網絡上推出了一個“區塊鏈寵物項目”——萊茨狗,很多人玩這個是因爲它使用了所謂的區塊鏈技術。媒體給下了“狠”标題:聽說前一陣有人通過支付寶紅包一星期掙了幾十萬,現在有人通過萊茨狗輕松月入50萬。萊茨狗上月(2月)4日發布以來,搜索指數持續居高不下,截至3月9日上午10:00,百度搜索指數近30天平均值——萊茨狗是11,096,比特币是46,597,區塊鏈是29,906。人氣高帶來價格的水漲船高,聽聞最稀有的傳說狗(萊茨狗的一個品種),目前價值高達數萬元人民币。

      百度通過推出“萊茨狗”項目,不僅給百度錢包帶來數量可觀的用戶和交易關聯,同時還給自家APP做了大範圍的宣傳推廣。同樣的套路也隐藏于360公司推出的區塊貓和網易推出的星球這兩款區塊鏈應用中,“區塊鏈+養成類遊戲”國内已是層出不窮:養狗的CryptoDoge、養貓的網易招财貓、養魚的Ifish,買賣農田的Cryptofarmer、養馬的PolyPony等等,難怪有人說;“區塊鏈都快成動物園了”。

      然而,所有的這些區塊鏈項目,主要目的還是以便利投機、提升用戶活躍度、增加用戶數量、吸引眼球爲主,在某種層面上,國内的區塊鏈項目隻是用戶和流量的收割機,所謂的“低買高賣”、“挖礦”和“積分”,不過是“投機”、“用戶活躍度”和“獲取用戶”的另一種實現方式。它們都并沒有觸及區塊鏈的核心領域,行業某大佬的原話就是,目前尚未看到區塊鏈“殺手級産品”。

      到底該擁抱什麽?

      全民熱議的區塊鏈到底是什麽?工信部指導發布的《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2016》給出的解釋是:廣義來講,區塊鏈技術是利用塊鏈式數據結構來驗證和存儲數據、利用分布式節點共識算法來生成和更新數據、利用密碼學的方式保證數據傳輸和訪問的安全、利用由自動化腳本代碼組成的智能合約來編程和操作數據的一種全新的分布式基礎架構與計算範式。

      簡單來說,這是建立在互聯網上的記賬本(技術),網絡中所有參與的用戶共同在賬本上記賬和核賬,每個人(計算機)都有一個一樣的賬本,系統會自動比較,會認爲信息相同數量最多的那部分賬本是真實的賬本,少部分和别人信息不一緻的賬本是虛假的賬本,被認定爲無效。

      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都有一本神奇小本本,當任意兩個人之間做了一筆交易,交易的全部信息除了被記錄在兩個人的小本本上,還同時自動複制到所有人的小本本上。任何時候,你想反悔,對不起,這筆交易所有人都作證了。哪怕你把自己的小本本上的記錄篡改,也沒用,你不可能把所有人的本本都拿過來改掉。其他人的小本本清楚記錄下的信息自動爲你們的交易做公證,誰也賴不了賬。

      任何人篡改自己的賬本都是沒有意義,除非你能篡改這個系統裏面大部分賬本。因此,區塊鏈技術在技術層面就能保證信息的真實性、不可篡改性,也就是可信性。系統的所有數據都是公平、公開、透明,沒有所謂的中心服務器作爲連接各方的信任中介,這就是系統“去中心化”。

      當所有的信息都做到公開透明,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在商業生活中,大家都在不同的關系維度,經常因爲信任問題引發風險,以後都能通過技術的手段來化解。

      1、可追本索源、成信任利器

      以金融借貸業務爲例,可以讓機構和個人(甚至是個人和個人)通過一個簡單的接口或APP客戶端,把合同資料等發到區塊鏈上,讓所有記賬節點共同爲自己作證。各方的合同就可以通過區塊鏈來管理,并且授權授信方能看到上下遊各方簽署的所有合同。

      同時,爲了确保資産端的交付有迹可循,避免通過虛構交易實施套取資金,可以通過區塊鏈跟蹤商品的流轉。每個設備一旦被制造出來,就可以産生一個區塊鏈跟蹤它的流動。

      同樣地,當一項任務(服務)完成之後,也可以産生一個區塊鏈,表示進入一個階段,貸款可以在合适的時候給到相應的借款方,用于專門的用途(比如隻能用于合同限定的用途,支付原材料費用、支付合同方貨款等),這樣就不會出現挪用貸款和惡意逾期的問題。合同的履行情況以及各方對應得款項的處置都被如實記錄下來。也不再會出現合同丢失或合同數據不透明,難以搜集證據導緻勝訴難的情況。

      傳統的商業業務模式很難做到在一個互信的網絡中監視跨機構、跨行業的交易執行情況,每一個交易參與方都有自己的賬本,在交易過程中各自更改,協調各方導緻額外工作量增加,溝通及中介成本高,由于業務的原因,“合同”(“合作”)重複、分散在各個參與方造成整體業務流程繁冗;整個業務網絡依賴于一個、或幾個中心系統,整個商業網絡非常脆弱。區塊鏈很大的颠覆在于信用的建立,是構造信任的利器。理論上來說,區塊鏈技術可以讓所有的中介,包括銀行、微信支付、支付寶等,不再有存在價值。

      2、真正使得虛拟物品變得唯一

      區塊鏈技術可以應用的領域非常多,比如說票據的認證,它實際上就是可以把實物(比如說現實中一個文件、一個票據),變成隻有這獨此一份。你抵押出去了和還回來,這個過程中怎麽用數字化認證它的唯一性,其實區塊鏈解決這樣的問題。類似的認證的文件、文檔都不可被複制、不可被篡改,而且是轉移了就過去了,這對傳統的IT是很大的颠覆。李彥宏說,傳統互聯網中,虛拟的東西是“make a copy”,它是沒有新增加成本的,但是區塊鏈到來之後,可以真正使虛拟物品變得唯一,這樣的互聯網跟以前的互聯網會是非常不一樣的。

      區塊鏈技術獲各層面力撐

      全球的區塊鏈創業者們所看中的,是區塊鏈作爲未來金融科技的一個重要領域,從而爲之做出提前布局,希望大膽嘗試去實踐區塊鏈在金融及其他行業中的各類業務場景。同時,高科技龍頭企業也希望在區塊鏈技術框架的建設上盡早發力,通過支持全球開源社區建立更紮實的底層區塊鏈平台和更廣泛的應用場景。區塊鏈的健全交易網絡,降低與業務運營等相關的成本和風險的同時,帶來新的創新和增長機會,是比較沒有争議的新興技術模式,得到商業世界、國家層面等的鼎力支持,帶動更多創業者的熱情,衆多初創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行業囊括了銀行、保險服務、供應鏈、醫療、物聯網、外貿等,可謂是百花齊放。

      各類資本在加速注入,重點關注企業級應用落地。從2012年到2015年,區塊鏈吸引的風險投資從200萬美元增長到4,69億美元,增長超過了200倍,累計投資已達10億美元。2016年,僅在金融領域,區塊鏈技術投資就占整體投資的七成以上。越來越多的行業開始試水實踐區塊鏈,越來越多的投資人開始關注在行業内區塊鏈的應用場景。

      作爲“颠覆性創新”技術的區塊鏈的願景是美好的,但是現在普通民衆确實不必爲此焦慮到失控,尤其是你們認爲自己關心的區塊鏈,可能都不是真實意義上的區塊鏈。那些振臂大喊的那群人有幾個是真正懂技術?關心技術的?是要圈錢?要擊鼓傳花?還是……要知道,蒸汽機到列車奔馳,花費上百年;電磁感應到發電機普及,用了近百年;奠定互聯網的TCP/IP協議,定名于1973年;即使是足夠令人目眩神迷的人工智能,保守估計,奇點爆發也要等到二十餘年後。狂信徒是哪來的自信,區塊鏈會在幾年内,甚至幾個月内改變世界?

      區塊鏈是工信部眼中的“新技術”,是BAT眼中的“新方向”,但“3點鍾無眠區”群大佬們說的“革命”,貌似是言重了。大佬們恐怕忘了,革命從來不是一個輕飄飄的詞彙,相反,它可能是人類曆史上最艱難的詞,需要經曆早期的研發期、進化期、政策的适應期、落地的調整期等,和曆史上所有的新技術一樣,區塊鏈此刻其實正處在至暗時刻。

      在信息爆炸時代、在财富焦慮時代,普通民衆此刻交出全部家當,蜂擁擠上這輛颠簸的、前途未蔔的列車,風險未免是太大了。直播網站培養出濃妝厚粉的網紅,共享單車留下生鏽的車山,那麽區塊鏈概念熱浪湧過之後,世間會留下什麽?

      上一篇:再不懂區塊鏈,你就OUT了!
      下一篇:沒有了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蜘蛛 >| <文本 > <文本 > <文本 > <文本 > <文本 > <文本 >
      ,